史书上优雅贤德的班婕妤,结局竟是如此的凄凉!

2020-01-28 22:14:32 作者: 史书上优雅贤

纳兰容若《木兰花·拟古决绝词柬友》词中有“何事秋风悲画扇”之句。讲的是汉成帝刘骜的妃子班婕妤,史书上著名的优雅贤德的女子,名门闺秀。其父班况在汉武帝时抗击匈奴,驰骋疆场,立下汗马功劳,是朝中重臣。

班婕妤,读书甚多,美丽聪慧,工于诗赋,文才出众,入宫后深获殊宠,风头一时无两。

汉成帝为了能够时刻与她形影不离,特别命人制作了一辆较大的辇车,以便同车出游。

一次,成帝,邀她同辇出游,班婕妤毅然拒绝道:“观古图画,贤圣之君皆有名臣在侧,三代末主乃有嬖妾。今欲同辇,得无近似之乎!”退而不敢奉召。

太后听闻此事以后,对她赞赏道:“古有樊姬,今有班婕妤!”因赞她贤,后宫亦逢迎她,传为美谈,她仿佛就是那楚庄王的樊姬,唐太宗的长孙贤后。她也欢喜自得,深承君恩,不没门楣。

叹一句,遇人不淑!

班婕妤是樊姬,是长孙皇后,端庄贤惠,可她的夫君却不是楚庄王、李世民,没有一鸣惊人的志气。他只是个沉于声色,昏庸无能的皇帝。她的才情在他那里一文不值,如果不是她还有美貌的话,不知道成帝还会不会多看她一眼。

有一天,赵飞燕来了,带着她的妹妹赵合德一起来了。这一双姐妹,是倾国的尤物,生来就是招惹男人的。成帝被姐妹二人迷得晕头转向,感叹说:“吾当老死合德温柔乡里。”最后竟一语成谶,死在了这对姐妹的肚皮上。

飞燕入宫,是班婕妤寂寞的开始,一切,对她来说是那么的出乎意料。一夜之间,所有的怜爱宠幸,戛然而止。

长信宫,孤灯映壁,夜深风冷,她写诗遣情:

新裂齐纨素,皎洁如霜雪。

裁为合欢扇,团团似明月。

出入君怀袖,动摇微风发。

常恐秋节至,凉飙夺炎热。

弃捐箧笥中,恩情中道绝。

这首诗,名《怨歌行》,又名《团扇歌》。许多年以后,唐代有个叫王昌龄的诗人仿佛从《团扇歌》里窥到了她苦涩,然后作《长信秋词五首》来怜惜她。

金井梧桐秋叶黄,珠帘不卷夜来霜。

熏笼玉枕无颜色,卧听南宫清漏长。

高殿秋砧响夜阑,霜深犹忆御衣寒。

银灯青琐裁缝歇,还向金城明主看。

奉帚平明金殿开,且将团扇共徘徊。

玉颜不及寒鸦色,犹带昭阳日影来。

真成薄命久寻思,梦见君王觉后疑。

火照西宫知夜饮,分明复道奉恩时。

长信宫中秋月明,昭阳殿下捣衣声。

白露堂中细草迹,红罗帐里不胜情。

班婕妤绝对料不到,料不到清高自诩,目下无尘的自己,日后竟然成了“宫怨”的代言人。

她其实不弱呀,美貌才智都有,为什么会输给赵飞燕姐妹呢?

班婕妤输在没有飞燕起舞绕御帘的妖娆,也没有合德入浴的妩媚。她太拘泥于礼法,撂不下身份,她太规整,太正经,做什么都遵循礼教。

有人这样说:“皇宫是个金碧辉煌的妓院,皇帝是天底下最大的嫖客。”说得好。

婕妤和舞姬本质上是一样的,不过是换了个名称而已,不明白,你有什么好讲究的?婕妤又不是皇后,做妃子始终也只是个妾。

飞燕和合德圣宠极盛的时,班婕妤有很清醒的认识。她借口替天子尽孝,去服侍太后,远离争斗。

当繁华落幕,天子与凡人一样,躺在冰冷的墓穴里后。她又自请,去为成帝守陵,陪着他一生一世,孤独的老去!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